X
《斯坦福日报》首次发布2020届本科毕业生调查报告,看美国顶尖高校就业趋势!
今日推荐:2020年07月08日 集中赢留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集中赢留学信息』



这是斯坦福日报第一次公开毕业生调查报告,给各位提供了一幅斯坦福学子画像。这次校方一共发出了 1800 份调查问卷,最后收到了 327 份回复,虽然占比略低于 20%,但整个报告看下来还是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2020 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在疫情的笼罩下毕业生们被迫转战线上完成他们的学习工作,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节奏完全被疫情颠覆了。


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因受疫情影响,他们毕业后在城市生活工作的可能性下降了;


三分之二的受访学生表示,疫情对他们的学业带来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


还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因为疫情,自己失去了实习和工作机会。


回到今天的主题,这份毕生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都拥有着哪些属性?接下来咱就一探究竟。


受访学生特征


受访对象的特性并不能完全代表整个毕业生群体。据斯坦福大学的报告显示,斯坦福男女比例几乎是 1:1 的,但是这份调查报告中,有 61% 的受访者为女性,36% 是男性,3% 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是双性或第三性别。在受访学生中,2% 的人表示自己属于跨性别者。


以下是受访学生的种族比例,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参考一下。



受访毕业生中,有 73% 的学生是异性恋,14% 的学生是双性恋,有 9% 的学生表示自己是同性恋,2% 的学生为自称无性恋者。


51% 的受访学生表示没有获得财政援助,其他学生获得了不同类型的财政援助,其中有 16% 的学生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学术能力


2020 届受访毕业生的平均 GPA 是 3.75,GPA 中位数为 3.8. STEM 类专业毕业生的平均 GPA 是 3.73,其他专业毕业生 GPA 平均为 3.79,两者差距微小。


最受欢迎的5个专业分别是计算机科学、人类生物学、符号系统、生物学和英语。大约四分之一的被调查毕业生以优异成绩毕业(with honor)。


有 69% 的毕业生主修的是 STEM 专业,28% 的毕业生主修非 STEM 专业(有 3% 的同学没有回复相关信息或专业无法归类),这个差距与斯坦福大学发放的 BS 学位数量的增多有关。36% 的毕业生也修读了辅修专业,最受欢迎的辅修专业是经济学、计算机科学和创意写作。


有 65% 的受访学生表示,在本科生涯中曾目睹过作弊现象,包括他们自己。在 STEM 专业学生中,有 67% 的学生曾看到过作弊现象,非 STEM 专业学生中有 58% 的学生曾目睹过作弊现象。



生活方式与 Party 文化


在为期 10周的学期中,毕业生平均有 5.1 个周都会外出参加各类派对聚会。31% 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曾参加过兄弟会姐妹会,其中有 20% 的学生表示自己曾被迫进行一些消费。


受访学生中,每人平均参加过 3.8 个社团或俱乐部


平均每人曾有过一个约会对象和两个性伴侣。斯坦福大学的“嗨”文化主要涉及酒精和大麻,分别有 97% 和 66% 的受访者接触过上述两种产品。有 9% 的学生接触过刺激神经的“聪明药”。



职业规划


57% 的受访者有继续读研的计划。表示自己也毕业后直接踏入职场的学生中,有 180 人即将进入的行业和入读斯坦福之前所想的不太一样。有 33% 的受访者表示毕业后自己将进入科技行业,在这些受访者初入斯坦福时,这个数值是 27%。与此同时,毕业后想进入金融或咨询领域的受访者有 14%,但在他们入读斯坦福之前,这个数值却只有 6%。


有 67% 的受访毕业生表示,在就读于斯坦福期间,他们的职业规划发生了变化。



毕业生预期收入的差异还是蛮大的。


受访毕业生中,有 30% 的人表示自己期望年薪在 7-11 万美元之间,期望年薪在 3-5 万美元和 5-7 万美元之间的毕业生各占 20%,有 11% 的毕业生期望预期在 3 万美元以下,还有 18% 的毕业生表示自己的期望薪资高于 11 万美元。



学校资源使用


大部分学生表示自己曾去过学校的支持中心。其中包括性侵和关系虐待教育及响应服务(SARA),咨询与心理服务(CAPS),二者都是斯坦福 Vaden Health Center 的一部分。


据报告,32.5% 的受访者表示学习生活对自己的心理健康方面有较为负面的影响。近一半的受访者(43.3%)表示斯坦福的服务“或多或少”解决了他们的需求,但大多数受访者表示没使用过心理咨询服务,参加了心理咨询服务的受访学生中,45.5% 的人表示服务体验非常好。


曾寻求过心理咨询的学生中,有 57.8% 的学生表示学术压力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了消极或十分消极的影响。



有 13% 的受访者使用过 SARA 服务,其中女性比例为 75.6%。有 8% 的受访者曾受到过某种形式的性侵犯或骚扰,其中 19% 为男性,81% 为女性。


COVID-19


斯坦福大学 2020 年的毕业季伴随着疫情“仓皇而逃”。


有 8% 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在疫情期间请假离开了学校,接近半数的学生表示自己的学习生活被疫情搅乱了。16% 的受访者表示因为疫情,自己的双亲至少有一个失去了工作,10% 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感染高危人群。



约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持续不断的疫情影响了他们毕业后的计划。有些毕业生表示因为经济状况变差(或者可以远程工作),所以打算选择生活成本较低的城市定居。也有一些受访学生表示自己希望居住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



学校事务


教授参议院和校董会否决了斯坦福大学从化石燃料领域撤资的提议。但是毕业生对此有不同的看法,82% 的受访学生对撤资表示支持。


有趣的是,即便疫情笼罩,有 52% 的受访毕业生表示支持学生参加种族平等抗议活动。有 40% 的受访者表示不给予评论。



虽然校董会和毕业生在某些事情上的理念大相径庭,但依然有 80 % 的受访毕业生坚信斯坦福对社会产生了正面积极的影响,有 53% 的毕业生表示之后会考虑或确定向斯坦福捐赠。


政治/意识形态


有件事非常有趣,当年 2020 届入学的时候,特朗普刚刚上任,如今新的总统大选临近,2020 届也刚好毕业。


斯坦福大学的意识形态整体左倾。有 18.5% 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立场“十分自由”,有 43.5% 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立场“自由”,而只有 3.7% 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的立场“保守”或“十分保守”。


2020 届毕业生对总统的看法是非常负面的。有 85.5% 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对总统的看法“非常负面”,8% 的受访者表示对总统的看法“负面”。所有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受访人对总统的评价都很不好。


毕业生对特朗普的疫情对于措施非常不满意,87% 的受访者持有“非常不满”的态度。除此之外,对于特朗普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的处理方式更加不满意,90% 的受访者对此持有否定态度。


绝大多数受访毕业生表示自己将在总统大选使用投票权,而那些放弃投票的学生,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国籍问题。


目前,在受访者中,人气最高的总统候选人是 乔·拜登(Joe Biden),85% 的受访毕业生准备把票投给他,候选人中人气第二的是一位名叫格洛里亚·拉里瓦(Gloria La Riva)的社会主义活动家。只有 3% 的受访者准备把票投给特朗普。



更多信息及更新,请持续关注

 集中赢留学信息 公众号


觉得好看对您有帮助,就点个在看吧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