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投了140封简历,石沉大海。”新冠时代的海归毕业生,成了迷茫一代
今日推荐:2021年06月18日 顾月冰 INSIGHT视界



“我投了130-140份简历,至今没收到一封邮件回复,更没有面试邀请。”


6月底,马上要从明尼苏达州马卡拉斯特学院毕业的哈宝很着急。

最近,他在完成论文和毕业清单的间隙,每天会花几小时给求职信润色、搜索招聘信息

不过,哈宝觉得自己要和2020年的毕业生一样怀疑人生了——找不到工作,甚至连实习都找不到。

“也许是我的求职信很烂,或者是我的简历不够好。”哈宝说。

2020年5月26日,美国加州长滩,圣安东尼高中毕业生参加虚拟毕业典礼。 图源:CFP

4月初,美国劳工部就业报告称,美国各级企业累计新增了91.6万个工作岗位。但这对应届毕业生的就业问题没起到太大作用。

但同样是美国劳工部数据指出,3月份16-24 岁人群的失业率为11.1%,比去年同期的失业率10.2%还要高。



2020年应届生阿南德对此深有感触。

在很多人看来,阿南德的职业规划一直很顺利。高中毕业考入全美最好的高校之一华盛顿大学,专攻最热门的STEM领域,主修经济学和数学

大三那年,他在一家大型电信公司短期实习结束后,由于表现优秀,公司为他保留了兼职岗位。

这意味着,到了毕业的2020年夏天,他可以直接拿到这家公司的全职offer。

为此,他放弃了毕业前夕的派对、约会,甚至餐厅兼职。“老实说,这是值得的。”阿南德说,为了这份工作,他愿意牺牲闲暇时光。

可想不到的是,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打乱了这位优等生的所有计划。

“我被公司遗忘了。”阿南德抱怨着,他没有收到电信公司的任何通知。

直到2020年4月的毕业前夕,阿南德才联系上人事部门。等来的却是对方电话里的一句:“因为新冠大流行,我司不再有空缺岗位。”


2021年5月19日,美国纽约,纽约大学的毕业生在曼哈顿华盛顿广场欢庆毕业时刻。

由于没有投其他工作,阿南德在毕业季竟成了一名失业人士,他被迫从学校回家和家里10口人待在一起,惶惶终日

“我变得很宅,一度陷入绝望”,简历上的空档越拉越长,这几乎让他整个人都瘫痪了,体重不停增加。

大部分2020年毕业生和阿南德一样,他们似乎是美国历史上最命运多舛的一代,出生于911事件前后几年,赶上了2008年经济危机,毕业时碰上了美国民主的低谷。

新冠疫情对就业市场的冲击,更成了这届毕业生不可逾越的鸿沟。

“当经济下滑时,年轻人的就业市场会更糟。”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埃利斯并不意外。她指出,当经济从大规模裁员中复苏时,企业倾向于选择更有经验的人。

岗位稀缺,毕业生众多,因此竞争激烈,一位难求。

“一个入门级职位,18小时内有2000人申请。”迈阿密大学毕业生贾斯汀说。“我甚至不会申请,因为连面试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工作了。”

针对2020年应届毕业生实习入职的岗位数量也同比下降了 25%

2020年激增的失业率也加重了2021 年的应届生就业的负担。直到2021年4月,美国就业网站 Monster调查显示,至今仍有45%的2020年毕业生还在找工作。

密歇根州Upjohn 研究所经济学家布拉德表示,就业市场上存在拥挤现象

“去年没有找到理想工作的毕业生取代了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抢占了不需要学士学位的工作。这些毕业生仍在寻找更好的工作,但2021届毕业生又同步涌来。”布拉德分析。



对于这两年的毕业生来说,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难上加难。

“我对找工作感到焦虑,但我也不想再去零售店打工。”毕业后,失业1年的麦克帕特兰打了些零零碎碎的工,当过加油站小妹、零售店销售,甚至有段时间在航运业做了短工

纽约州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去年5月,麦克帕特兰刚从州立大学奥斯威戈分校艺术学专业毕业,她想成为一名漫画书或儿童出版物插画师。

“我不是很擅长做服务型工作,可我只能一边打着工,一边寻找着自己想做的工作。”24岁的她讲着自己的感受。

断断续续的打工,麦克帕特兰也做了一些专业相关的工作:为咖啡厅做壁画、给音乐家设计专辑封面,或者给网友绘制社交媒体的卡通logo。这都不是她想要的。


由于没有稳定工作,麦克帕特兰甚至推迟了硕士入学时间,过去1年,她曾靠失业救济金度日,更负担不起每年5万美金的学费。

据Straus News 对失业者民意调查,40% 的人仍在就业岗位上挣扎,很多人像麦克帕特兰一样,仍想在专业领域内的找工作。

帕默尔同样毕业于2020年5月毕业,她是阿拉巴马大学的英语硕士,一毕业就收拾行李回了家,一待就是一年

“今年我都25岁了,我想我应该出门找工作,但就业环境很糟糕。”帕默尔现在仍跟父母住在一起,并且一直在找她理想的全职出版工作。

她本来留给自己6-9个月的时间,但新冠疫情下的就业市场,让这个时间延长到了1-2年。

一些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开始在网络空间“抱团”。22岁的佛罗里达毕业生达菲乐观地认为,“我找不到工作,也要弄清楚如何生活。”

他创建了一个超10万成员的脸书社区,名为“生于Z世代”,成员们大多数是失业的年轻,他们开始在群里互相安慰, “小伙伴都团结在一起。”

达菲说,大家开始逃避找一份理想的工作,而选择一份糊口的职业就行了。

2020年6月20日,武汉大学举办毕业典礼。图源:CFP




巴塞罗那的24岁青年巴特罗没有加入互助小组,也没找到兼职工作。

他谈到自己过去几个月间投出的上百份工作申请时,他声音变得低沉,“我已经数不清了。”

相比STEM、医疗等热门专业,在就业市场上饱和的商科毕业生是最容易收到拒信的。

2020年7月,他从西班牙IESE商学院拿到硕士学位后,只剩下短期实习可选。

和欧洲数百万挣扎的应届毕业生一样,到了今年4月,巴特罗连这份短期实习都没有了。

“没有回应的声音,这让我觉得我什么都没有做。”巴特罗说。

由于欧洲在过去一年曾多次遭受新冠疫情冲击,反复变化的封锁政策,据欧盟统计局4月数据,欧盟青年失业率为 17%,是一般失业率的两倍多。

而过去1年的欧洲,15-24岁正在找工作或未充分就业的青年人增加了5%。其中,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失业率尤其严重,超半数以上15-24岁的年轻人找不到工作。

职业的不确定性让毕业生的心理健康造成影响

“年轻人正在被欧洲政策制定者遗忘,欧洲年轻人被迫从事的短期工、无薪实习并未被欧洲的社会保障计划涵盖,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未得到欧盟的重视。”欧洲青年论坛主席马库拉说。

很多年轻人因为失业被困在家中,感到与社会脱节,很容易陷入焦虑和抑郁。

据国际劳工组织和欧洲青年论坛 2020 年调查,全球约有 50% 的年轻人表现出焦虑和抑郁的迹象


另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近75%的18至24岁的美国人至少有一种不良心理状况,包括抑郁和焦虑。这个数据比千禧一代和婴儿潮一代要高2倍多。

22岁的泰勒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也是一名预防自杀热线的志愿者

过去一年,她接到了很多同龄人的求助电话。“这些同龄人在找工作问题上精疲力竭,”泰勒说,他们没有计划、没有时间表,甚至想要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24岁的凯尔长期的失业状态已经影响到了心理健康。

他从新墨西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找学术资讯方面的工作,已经申请了1400个职位,依旧一无所获

他和女朋友对未来生活的极度担心,时常为此哭泣。他们计划离开新墨西哥州,因为这里的平均工资比其他州要低。

“我以后能买得起房子吗?我现在无法负担自己的生活费用。”凯尔认为,毕业就失业的状态,会影响到他的人生轨迹。他开始怀疑自己,“我能过上上一代人的生活吗?”


新冠大流行初期,为了不让自己赋闲在家,许多未就业的毕业生投身于公共事务。

“黑命攸关”运动成了华盛顿大学毕业生阿南德的转折点。他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成了一名社区积极分子,负责向居民宣讲

也因此,阿南德的生活不再是宅在家中,他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积极运动。

同样,阿南德也开始好好与家人相处,向家人诉说就业的苦楚。母亲告诉他,“焦虑不会再明天消失,只会跟着你。但你必须继续前进。”

2021年初,阿南德在纽约市信息服务公司Alpha Sights找到了一份工作,体重也减掉了60磅。

他庆幸地说,“我只是比别人晚了一点。”

而一些应届毕业生开始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

据CNBC报道,2020年夏天,超过36%的18-22岁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其中75%的收入与传统工作相同或更高。

来自英国的奥莉薇亚在30次求职失败后,开始考虑自主创业。

去年春天结束后,她在Instagram等平台成立了一家名为Living Lavish Social 数字营销公司,为企业主提供数字平台的营销推广策略,主要有社交媒体管理、内容创作和1对1咨询三大业务。这也和奥莉薇亚的创意媒体实践专业非常吻合。

奥莉薇亚的社交媒体创业界面

公司成立几周后,她便获得了第一个顾客,随后第二个客户接踵而至。“我现在每天很充实,除了为我的客户服务外,我还在忙着找一份全职工作,并且不断提升技能。”奥莉薇亚说。

同样,2019届毕业生娜奥米的会展工作因为疫情彻底停摆,去年3月,她被裁员后,也转向自媒体创业。

娜奥米曾在领英向行业相关人士咨询意见,没有回音。

她决定自己创建了一个Eventgrands的在线社群,向会展专业的毕业生,提供免费的就业指导。

“现在有很多营销行业专家在谈论我的社群,”娜奥米说,他们的讨论如何举办一场会议?如何去了解活动的支持行业……

她将讨论带到了Zoom会议,还成立了工作委员会,并且开始为毕业生提供指导计划。

如今,麦克帕特兰开启了下一个阶段的求职计划。

在艺术类岗位求职屡次碰壁后,麦克帕特兰不在死磕自己的专业,也不再执着于成为一名艺术家。

今年4月,麦克帕特兰修完了在线英语教学课程。在本科学习经验中,她一直对亚洲艺术史充满好奇,现在,她正在申请成为韩国的一名外籍英语老师

“这是我在新冠疫情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事,”她说,“我认为,我可以把自己对艺术的兴趣带入教学工作中。”

本文系授权发布,By 顾月冰,From 液态青年,ID: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欢迎关注“液态青年”。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