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评选院士不需要大打出手
今日推荐:2021年07月19日 雅美之途 视角学社

作者:雅美之途

转载:陌上美国


最近惊传有位做行政管理的董事长,因为想竞争院士要求两位资深院士的提名,当他遭遇拒绝后便在楼道和电梯附近殴打两位资深院士。这里还不是竞争的两院院士,而是国际宇航科学院的院士。

(此处删节)

我们也不知道这次大打出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这种英才辈出的地方,我们送走诺贝尔奖得主Charlie Rice, 杰出科学家Stan Korsmeyer, Dennis Loh, Herbert Virgin, Andy Chan和Andrey Shaw, 但是又涌现Eli Ellebedy, Marco Colonna和Jonathan Kipnis这些冉冉升起的科学新星,美国为什么会有如此良好的环境使学术界英雄辈出?

在华大没有人把院士在口里说,讲座介绍时很少人会提院士,我们追逐科学时往往是那些Assistant Professor,像阿肯森这样的院士因为已经过了创造力的高峰,很少学生会感兴趣加入他的实验室。

这里原因其实很简单,如果你跟过了顶峰期的人物,你做的东西到不了前沿,这会伤及你未来的事业,美国是相当看重业绩的地方。

(此处删节)

现代美国院士制度值得其他国家学习:首先应该禁止单位涉及,这会杜绝利用公器的腐败行为,你所有的学术成就都在你的论文和评述中;另外就是仅将院士作为荣誉的一种,不能让院士们从中得到不努力而得到的名利,晚年的院士做不出成绩照样不应该得到资助。科学应该是凭实力生存的,你现在的水平只能以你的上篇文章来评判。

美国院士当选后也可能知道谁提名了自己;耶鲁甚至让耶鲁学生在签免责声明后,查看自己当年申请耶鲁的评语。主导发现了细胞程序化死亡的诸多蛋白(Bcl-2, Bax, BAD)的Stanley Korsmeyer,他英年早逝,华盛顿大学为他建立了一个纪念讲座,每年邀请世界级的知名学者作学术报告。有一次请的是大陆改革开放后的首位美国科学院院士王晓东,他当时还在西南医学中心。

王晓东在会上说,他当选院士后多年才得知Korsmeyer为他的院士提名人。王晓东当年做出他的细胞色素与凋亡关系的重大发现后不久,Korsmeyer就邀请他来圣路易斯做学术报告,他用的题目类似于“色彩斑斓的细胞死亡”。王晓东以为他们发现了一种新的蛋白,结果却告诉他们,凋亡过程中从线粒体膜上释放出来的是一种细胞呼吸链上的古老蛋白-细胞色素C。

我可以通过这个亲历的故事,讲解美国对于院士的人文景观。

我们楼里的前主任,Wayne Yokoyama,他曾经担任过美国免疫学家协会(AAI)的主席,为NK领域的世界权威之一。Wayne早年在NIH做博士后时,因为发现NK细胞的系列抑制受体而闻名,NK细胞既有活化受体也有抑制受体,这些受体还能与MHC结合,这也是免疫missing self理论的来源;他们后来弄出个licensing学说引起了激烈的争论,现在提的人不多了。美国对这种主席远没有那么热衷,华大Unanue的徒子徒孙队伍的Paul Allen前段时间也当过主席。

我在这里讲个故事以突现美国文化的特色。大约十几年前,Wayne Yokoyama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我们第二天在会议室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会。当时Unanue和病理系的那帮人也来了,秘书还把Yokoyama的太太Lynne也请来了。

Wayne的当选感言是:“我要特别感谢Lynne,她是一个如此接地气的人(down-to-earth)。”

他说:“我当专科主任这些年,自然有人找上门来,要我去当内科主任”;现在的美国大医学中心的内科主任,行政事务缠身, 学术份量越来越淡,管理色彩更浓。

Wayne接着说:“我有次对Lynne说,我如果去做大内科主任,可能以后就当不了Academy Member了。”

Wayne稍有停顿地说道:“你们知道Lynne怎么反问我?她说:‘什么Academy?你在说Academy Award?’”

听众全是科学家,自然是轰堂大笑。

背景知识:Academy Member这里指美国科学院院士;Lynne说的Academy Award是美国大众都知道的奥斯卡奖,因为是美国影视艺术和科学学院(Academy)颁发的。

这就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头衔在全球知名科学家的太太心目中的知名度,意味着这个话题根本没有在家里谈过,太太只知道你是医生和教授,那才是你挣钱养家的正业。美国奥斯卡奖可是有公开的候选人的投票评选,然后接着是影星的红地毯和全球瞩目的发奖仪式。

(此处删节)

以学术水准或对人类科学的贡献,一些国家的院士恐怕都不及耶鲁或华大医学院的优秀的助理教授。这是我多年前的判断,近来全球科学进步很快,但是这话仍然适用,因为美国人也没有闲着。

从这次对新冠疫情的反应,我们就知道差别仍然很大,尤其像耶鲁前教授傅新元所说的:

“@吴晓波 说得有道理‘mRNA技术不是德国的原创技术,它是由Kati Kariko和Drew Weissman在美国长春藤盟校UPenn于2005年开创的技术,Kariko去德国BioNTech当SVP将此技术传给了德国人。

Moderna就是因为Penn的mRNA技术而在波士顿创立这次疫苗看到的更是美国生物科技傲视全球,令欧洲强国都望尘莫及,并且这次像Genentech这样的顶尖生物公司还没有出场,或者像默克出场也被击败,美国小的生物公司如雨后春笋。

美国的情况是这样的,往往在一楼里,存活下来的正教授就是世界某领域的开创者,有野心的年轻助理教授则日夜泡在实验室里。’ 

我也在说,功成名就的教授创业产生重量级IP position是美国的主流,美国不是创业大部分靠‘买办’式引进、me too以至we too,那样是在大公司有一定也是limited的管理经验有眼光,判断哪些国外产品可能成功,然后fast follow的的模式。过去二十年,深得有的投资人的追捧。而现在应该好好想想进一步发展,实现进一步转折而进入国际竞争了。”(因为你懂的原因,原话有细节改动)

美国院士评选规则是公开的,但是评选过程是秘密进行的,一句话,自己单位在提名和评选过程中被完全排除在外。

大家可以在PNAS上读到美国科学院院士的评选程序,为Bruce Alberts和PNAS出版人共同主笔。那完全是同行评议和科学院层层的内部操作,当选人是通过接到电话或邮件才知道当选的,这点与诺贝尔奖还真有点像。我们不排除朋友间的相互提名,但是所在单位几乎无法插手。

Alberts的文章很值得一读,他是著名的生化学家,美国科学院前院长和Science杂志前主编。感兴趣的朋友阅读后会明白,有的国家和美国院士的选择过程真是天壤之别。

美国有没有自己推销的努力?也有。圈子很小,这些事有人是知道的,从谈话和信函中。但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提名或何时当选。

(此处删节)

在美国当了院长等职务的大多数人必须放弃学术,有的国家的情况与美国的正好相反。(此处删节)试问,作为管理上万人的顶级医院的院长,还有什么精力和能力做科学?

华大教授Wayne Yokoyama(左一)和Eugene Oltz(右二,免疫学杂志JI主编)在国会游说密苏里共和党参议员Roy Blunt。


此文有近千字的删节,完整版本发表在陌上电报上,感兴趣的请移步阅读。

https://t.me/MoshangUS

电报频道(Telegram channel, 下载app修改privacy设置;拷贝地址用浏览器打开(微信打开无效);点击“join/进入”)


更多精彩:

相关阅读:

书记打院士,爆出一地鸡毛

李飞飞等9位华人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DeepMind创始人也成新晋院士!

华裔哈佛教授:中美学术界生存的“黄金法则”



作者:雅美之途,转载:陌上美国。本文版权归属作者/原载媒体。



喜欢本文?欢迎点赞/转发/关注/加入留学家长公益交流社群:

0条评论